分类: 援交妹

援交妹遭遇砍價 拿走包包還誣陷打人

29歲黃姓男子與30歲陳姓女子相約援交,雙方完事後,黃男只想付1千元,但陳女自許「身價2千起跳」,2人談不攏起口角,黃氣得跑去洗澡,陳女趁機拿走他包包,但她發現包包內沒錢,把包包藏到另個房間,再報警聲稱被毆打。警方發現陳女沒傷勢,黃男則承認性交易,警方依法將2人裁罰並將援交妹陳女依竊盜罪嫌送辦;員警感嘆,黃從頭到尾都沒付錢,「根本是白嫖」。 監視器拍下黃女拿走陳男包包,準備拿去隔壁房間藏放的畫面。 警方研判,援交妹疑因擔心告訴警方「實情」,恐被依社維法裁罰1千5百元,才會亂報案想藉此「施壓」向對方討錢。想不到,對方卻全盤托出,她身上因無遭毆打痕跡,才落得「人財兩失」。

援交妹詐騙老頭 還自稱為民除害

今年6月,日本一名55歲上班族和年僅23歲的援交妹小濱翠見面,兩人相談甚歡,上班族還親自吃下女大生的巧克力;但沒想到,隨後一股濃烈睡意襲來,不敵瞌睡蟲的他瞬間睡死,醒來後才發現,援交妹與身上的現金、信用卡全都不翼而飛! 果然過沒多久,上班族就發現信用卡遭盜刷約100萬日圓,嚇得他趕緊向警方報案。受理案件後,警方循線到嫌犯住處搜索,才發現她是一名大學生,專挑中年男子下手,還將安眠藥加到巧克力中,企圖相約援交再詐取財物。 落網後,仍在仙台就讀東北藥科大學醫學系六年級的小濱翠坦承犯行,但她表示一切都是為民除害,不否認「迷魂巧克力」是自身傑作。警方也在現場發現多份參雜安眠藥的巧克力,推估還有至少3名受害者,正盡全力展開調查。

援交妹詐騙!男大生又慘遭橫禍

寂寞男大生慘遭假援交詐騙!台北市22歲徐姓男大生上網買春,並透過Line加入一名假援交妹,約了3000元性交易,後遭詐騙集團陸續以不同理由,誆他買遊戲點數,等到發現是場騙局為時已晚;5月底他提供對話內容,報案被詐騙7萬8000元,沒想到對方見他已讀不回,竟惱羞傳訊:「不回我是怎樣啦!」 難忍慾火,徐姓男大生日前上網尋找援交訊息,並依照網站指示透過Line加入援交妹「晚晴」好友,對方自稱同年紀、住在附近,看到對方照片是個美女,他一時「凍未條」相約性交易,對方傳Line稱第一次交易要用點數才安全,要求他買遊戲點數代替金錢交易。 徐姓男大生不疑有他,先依指示購買3000元遊戲點數,一步一步踏入陷阱,詐騙集團再出招,懷疑他是警察「釣魚」,以保證金為由喊價加碼,依序要他購買2萬、3萬元的點數,他察覺有異質疑詐騙,沒想到對方口氣火速一轉,馬上以黑道口吻開始恐嚇,要對他家人不利,再要10萬元。男大生害怕,前前後後匯款7萬8000元。 帳戶提領一空,徐姓男大生無力負擔,5月底上派出所提供對話記錄報案,才確定自己「被騙」,懊悔一時精蟲衝腦損失存款已久的積蓄。殊不知,報案過程中,詐騙集團竟還瘋狂傳訊息威脅他,見他已讀不回還惱羞嗆說「你不回我是怎樣啦」、「你現在是怎樣」,令人傻眼,他無奈感嘆,自己竟被「像小屁孩的詐騙集團騙走7萬多元」,實在很不甘心。

援交妹終於被我捉姦在床

援交妹說壹下我為什麽都知道,因為全程我都在他們附近的那輛黑色奧迪車裏喲,人家醒了以後呢,經理偷偷給我發短信,他快煩死了,甩不掉啊,我就呵呵了。再然後,我生氣啊,就辭職了,然後經理去我家不斷的找我,希望我回來他公司,在此期間經理說的最多的話就是,他跟那援交妹沒感情,他不要那女的,他只要我,只要我回來他什麽都答應。另外說壹下,經理的手機在我面前,我從來不碰,可是樓主趁經理睡著,在經理手機裏把我所有的聯系方式拉黑,我跟經理連正常的工作溝通都沒有辦法繼續。為什麽我還能跟經理保持聯系,因為援交妹經理壹直在打給我,希望我能回他身邊,他要離開那女的,因為對她沒感情。後來我壹直在別的公司工作,壹直到我碼字的現在,我在我自己公司的工地安排施工台北援交現場,我每天很忙啊每天工作12個小時。

無恥男人偷偷解開援交妹的內衣

我沒有讀大學,因為家裏負擔不起,我必須要自己賺錢養家糊口,找了很多工作,但是每次幹的時間都很短。我媽媽的身體也不太好,每天都要出去打零工,做女兒的必須為這個家庭做點事情。妹妹也是壹直跟著我,我們出來工作都是壹起的,幹過超市服務員,做過家教,還擺過地攤,賣過女裝,只要是能賺錢,我和援交妹都會盡力去做。 現在我和援交妹兩個人經營著一家女裝店,剛開始顧客大都不認識我們的牌子,也不熟悉這裏的店面。經過了半年多時間的努力,生意逐漸好轉,每天的營業額也在逐漸增加。現在就是這個店鋪,是我們整個家庭的主要收入來源,維持著我們壹家三口人的生活,雖然過得有些清貧,但是我感覺過得很踏實,是我們自己掙來的。在我們的顧客中,有壹個男大學生經常光顧我們的店鋪,但是他好像不是為了買衣服來的,這些賣的都是女裝,沒有男裝。 每次來的時候,他都會給我帶壹些小禮物,找我聊天,壹起談人生。後來援交妹對我調侃道:親愛的姐姐哦,那個男大學生不會是喜歡上妳了吧。妳看他三天兩頭地就往妳這裏跑,我看十有八九是愛上妳啦。援交妹的一句玩笑話,預示著我未來的婚姻之路。他參加工作後,自己能賺錢了,在壹家國企上班,開始對我展開了強烈的愛情攻勢,最終沒有禁得住他的瘋狂示愛。相愛一年之後我們倆就結婚了,在外邊買了房子。洞房之夜那天是我這輩子最難忘的事情,是我人生幸福的開始,我愛我的老公,我愛我的家庭,更愛我的媽媽和妹妹。 結婚後的第二年,我們也有了壹個女兒,服裝店的生意也越來越好,我忙著照顧孩子,店裏的生意都交給了老公和妹妹搭理,我大都呆在家裏帶孩子。老公每天都到很晚才回家,甚至還徹夜不歸。我想的是,服裝店裏的生意再忙,也不至於徹夜不歸吧。我曾經問起過服裝店裏的事情,他總是支支吾吾的,說話都結巴啦。要是說老公偶爾不回家,畢竟要忙店裏的生意,這倒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自從我照顧孩子之後,老公就經常很晚才回家,甚至還不回家,都在店裏睡覺過夜。我感覺這挺奇怪的,必須要趁機會去看看老公,他到底在幹什麽事情,怎麽還這麽忙啊!為了解開心中的謎團,我只好這麽做,畢竟我是個援交妹,女人的感覺是很準確的。 可是當我趕往服裝店,準備去擁抱老公時,我發現了壹些端倪。我聽見房間裏傳來老公和妹妹的嬉笑聲,我透過窗戶的細縫看清楚了老公所幹的齷齪之事。老公說他腰疼,要讓援交妹幫他按摩一下,我妹妹就很爽快地答應了。 當時是夏天嘛,老公就穿著壹個T恤,妹妹穿著壹件蕾絲吊帶,我發現老公還時不時地偷看妹妹的胸部。老公躺在床上,援交妹就跪在床上,雙手撫摸著我老公的腰部,慢慢地按摩著。這時老公說:看妳辛苦的,我也幫妳按摩一下吧,來,妳躺在這裏。只見這時老公伸手放在我妹妹的小腹部,開始四處撫摸著,慢慢地遊走到了妹妹的胸部,令我驚奇的是,我妹妹居然沒有一點反抗的表現,似乎已經習慣啦。忽然老公開始解開了我妹妹的內衣,妹妹也是半推半就的地迎合著我老公的瘋狂舉動。我再也看不下去了,立刻跑過去,伸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老公的臉上,另一巴掌就落在了我妹妹的臉上。

援交妹朋友圈的熱門話題

香港跟內地的互限、壹條裙子到底是藍黑還是白金、成龍duang~~的頭發、那只3D熊……援交妹這兩天刷滿了朋友圈,搞不懂那麽多人為何為了一條裙子的顏色,爭得互不相讓妳死我活,有的夫妻甚至因意見不和而反目。究竟藍黑或者白金,結果就是這條裙子火了。不知道大家是多麽的無所事事,或者多麽的喜歡跟風隨大流,還是真的沒有自己的主見或者思想,外面下個雪、刮了風、陽光燦爛、白雲飄飄,朋友圈都會壹瞬間刷滿屏,所以有時候讓人很錯覺,到底朋友圈是個真實的世界,還是我們的現實社會才是虛擬的。 春晚結束時,一首歌《從前慢》就在朋友圈裏迅速刷了起來,說實話春晚我看的非常不專心,都想不起來這首歌出現在哪個橋段。阿三寫了篇文章,分析了為何這首歌會如此引發大家共鳴,他說是因為“慢”,或者說現在社會的這種“快”。是的,現在的生活節奏太快了,快到什麽都是壹陣風,而且一陣風緊跟著一陣風。這幾天刷屏的藍黑裙子和duang,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其它新熱點替代而被援交妹遺忘。這也是這個社會的特點,人們紛紛的去制造和發現更新的熱點,很快刷出壹個接壹個的峰值。 而現在大家快到做很多事情都沒了耐性沒了思考沒了判斷,包括去轉發壹個東西,常常就是看了眼標題就轉了,快的都不知道裏面到底寫的什麽,而且也不去關註是什麽,關鍵自己轉了。就像在馬路上看到圍著一群援交妹往天上看,趕緊擠過去也跟著看,也不管能不能看到,能看到什麽。 所以援交妹們都喜歡貌似有營養的“心靈雞湯”,因為自己去燉壹鍋湯出來實在是沒有那個耐心和毅力,所以這類用各種調料加色素加工出來的雞湯,簡單又容易上口又無需用腦子思考。可是這種雞湯真的沒有啥營養,喝多了貌似面色紅潤、精神煥發,其實那都是表面的假象,因為這種雞湯更像是化學激素,時間久了只會讓身體外強中幹——至少在朋友圈轉這種雞湯的人,現在該幹嘛還在幹嘛,真的沒看出他們的靈魂被滋養的有啥升華。就像很多人簽名轉發那種不亂扔垃圾不闖紅燈或者其它公益的承諾,洋洋灑灑的那麽多名字,其實也就隨手那麽壹轉,然後該扔還是扔該闖還是闖。 因為這種快的存在,越來越讓人失去了慢下來去思考判斷,所以大家面對一個熱點的時候,恐怕自己慢了壹步,於是趕緊把它轉出去,以示自己的不慢,所以援交妹的朋友圈就會被迅速的刷屏,妳不想去看都難。求快的一個最直接的結果就是,大家都特別期待幸運能馬上降臨——一夜間讓自己火起來,讓自己的產品火起來,讓自己的店火起來,讓自己的什麽什麽火起來,然後自己就成功了有錢了有名氣了。所以我們可以在朋友圈裏看到很多所謂的成功的秘笈、發財的秘笈,可是那些秘笈真的那麽有效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為那麽多人都在朋友圈裏轉來轉去的,沒有看到誰真的如秘笈所言的成功了。 每個成功者的秘笈,只是屬於他自己的,無論馬雲馬化騰還是馬拉多納馬布裏,妳可以把他們的警句名言牢記在心、按圖索驥的挨條去做,但是即使妳都做到了也不會成功,還有可能會失敗,因為這個世界上,無論他們誰都是唯壹的,他們的成功也是唯壹的。就像壹個人去模仿一個援交妹,就算學到百分之百的神韻,也只是那個明星的鏡像,或者說明星的虛擬。人們感嘆贊賞完了,妳只會又壹次加深了他們對那個明星的印象而已,妳永遠都不是那個明星。 所以轉發刷屏不過是一種群體模仿秀而已,就像一個池塘,有壹只青蛙瓜的叫了壹聲,其它青蛙於是此起彼伏的跟著叫了起來;一會另一只青蛙叫了壹聲,其它青蛙又是此起彼伏的跟著叫了起來,如此這般這般如此。當妳不去做那只跟著叫的青蛙,而是能夠讓其它青蛙都跟妳叫的時候,可以說妳是一只成功的青蛙了。如果妳能做到,讓別的青蛙按照妳想要是叫聲叫起來,並且帶動了其它青蛙壹起,那麽恭喜援交妹,終於成為了一只成功青蛙背後的青蛙。

援交妹對肌肤之亲沒任何興趣

我35歲,和援交妹已有3年時間沒夫妻之事,妻給我的理由:自從有孩子後,她對夫妻之事沒任何興趣,甚至覺得有點恐懼。恰巧,我也是一個對夫妻之事冷淡的人,逐漸,我和妻開始了漫長的無性婚姻。偶爾,我也會有需求,碰妻,她非常抗拒,逐漸,我開始瞞著妻自慰,並將這種方式形成習慣。 上個月,我一朋友在酒桌上說漏嘴,暗示我妻和我另一個哥們聯系密切。回想這三年,那哥們確實經常上我家玩,每次,援交妹對那哥們也確實熱情。我越想越覺得妻和我哥們關系不簡單,只是苦於沒有證據,也不好意思當面質問妻。但是,至那以後,我就開始對妻私生活關註。妻這些年壹直有晚飯後跳廣場舞的習慣,我在此期間在附近公園釣魚。以我推斷,妻也只有借跳廣場舞才有可能偷腥。從而,我選擇了跟蹤。 那天,援交妹和往常壹樣,說去跳廣場舞,我說,去吧,我壹會去釣魚。妻走後,我尾隨。臨近廣場,我看到我哥們左顧右盼,和妻有五米遠距離時,哥們開始走動,妻跟著。他們始終保持五六米的距離。再後來,他們拐進了壹個小胡同,走進城中村院子並壹道上了二樓。 兩分鐘後,我敲門,哥們開門後見是我,頓時臉色難看。妻則木在那裏。還是哥們機靈,先開口了:“在廣場碰見妳妻,就帶妳妻來我朋友家閑聊,沒想到我朋友不在家。”謊言終究是謊言,我沒有當面揭穿。那是一個非常簡陋的房子,房間裏除了壹張床,也只剩壹個臉盆和壹個垃圾筒,垃圾桶裏有讓我刺眼的避孕套若幹。 我對哥們說:“既然妳朋友不在,我就和援交妹先回家了,妳留在這裏等妳朋友吧。”和妻行走在回家路上,我開始質問:“妳們在哟起多久了?”妻一開始不承認,我坦白我是一路跟蹤來的,妻見紙包不住火,才承認他們的奸情。 在妻生完孩子後不久,有次我不在家,哥們上我家串門,妻當時正好餵孩子吃奶。從而,哥們起邪心,並明目張膽的挑逗我妻。也是那晚,妻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福。之後,他們為偷情方便,便租了房子。一個禮拜偷會三四次。 我對援交妹說:“既然不愛了,為什麽不向我提離婚?”妻:“我也只是平凡的女人,我也需要最起碼的夫妻之事,但是回想這些年,妳給過我性福嗎?要麽,兩三個禮拜履行壹次共事,而且每次都那麽匆匆。”我:“這就是妳出軌的理由?”妻:“我知道妳哥們只是拿我當玩物,絕不會為我離婚,即便這樣,我還是會不由自主的犯賤想他。且每次基本都是我主動找他,他不過來者不拒。”突然覺得我就像個笑話,突然覺得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竟然如此脆弱。我想離婚,但妻卻死活不同意。我該怎麽辦? 生活就是這樣:缺啥補啥,缺啥稀罕啥。援交妹背叛妳,是因為妳不能按時交公糧;妳妻眷戀婚姻,是因為除此,妳對她很好,且她終究是壹個母親,不願孩子在離異家庭生活。妳妻和妳哥們的偷情,是一場有性無愛的各取所需,這種情感見不得光,內心扭曲,卻讓妳妻貪婪著。 我相信,妳援交妹曾無數次在心中感嘆:假如我丈夫是壹個能給我性福的男人,那該多好,至少就不用偷人了。可惜妳不是。三年來,妳妻其實也心驚膽戰,她恐懼偷情之事被妳發現,也恐懼被妳哥們老婆發現,只是私欲最終占了上風。現狀下,妳妻肯定會為保全婚姻和妳哥們分開。但是,就算他們分開,也治病不治本。要知道妳妻出軌的最根本原因還是妳無法讓她性福。為此,成為有力量的男人,便是妳今後一段時間需要做的功課。建議從鍛煉身體開始,讓自己逐漸強大起來。

援交妹能讓你愉悅

對於援交妹來說,援交房事怎樣才能讓雙方愉悅呢?這當中是否有一些小技巧呢? 1、身體放松 放松腿部和臀部肌肉。在性愛中,射精是由PC肌控制的,這時,臀部和大腿的肌肉也是緊張的。盡管有人認為,上述肌肉緊張起來能增強快感,但也會讓高潮來得更快。因此,試著讓這些肌肉放松,可以幫妳推遲高潮來臨的時間。 2、重視體位 在援交妹性愛中,如果妳和伴侶采用女上男下的體位,高潮比較容易控制。而男上位時,由於男性全身重量都壓在陰莖上,同時身體要不停地上下或左右運動,導致肌肉比較緊張,雖然這樣同樣會帶來快感,但不容易控制高潮。 3、采用喉式呼吸法 台北援交男性可以通過調整呼吸來延長性愛時間,比如喉式呼吸法。這是壹種瑜伽中的呼吸方法,它有點像用鼻子呼吸,但更慢、更平緩。方法是:全身放松,把意念 放在鼻子上,慢慢調整呼吸,使它變得平靜而有節奏。壹段時間後,把意念放在喉嚨上,輕輕地收縮喉部肌肉,同時發呵音,像嬰兒睡覺時輕輕的打鼾聲,整個呼吸 過程要緩慢深長。 據說這種技巧是男性的專利。在勃起的陰莖到達充分濕潤的陰道內時,就可以使用了。通過它,男性除了可以自由地控制呼吸,促使女性達到性_高潮外,更可以在射精之前緊急控制住自己。 4、把尿排空 援交妹性愛前,去趟衛生間把尿排空可以控制高潮。因為膀胱在可以導致射精的前列腺旁邊,如果妳的膀胱中充滿了尿液,就很容易射精,控制起來就比較難了。 溫馨提示:以上介紹的是怎樣能快速進入性高潮,相信大家看了一定都知道壹些方法了吧!想要完美的性愛,首先要放松自己的心情。

財政幹部強奸未成年少女,致援交妹懷孕

公民網政和2月4日援交妹政和為福建省南平市下轄的壹個縣,位於福建北部,與浙江南部相鄰,網友爆料的“13歲女人”地点的中學在政和縣城。公民網記者2日傍晚到這所中學采訪,恰逢初中部期末考試的最後壹天。 記者援交妹向在校門口執勤的老師核實爆料信息,老師們三緘其口,避而遠之,甚至有老師還未等記者開口,便對記者說“沒有這個事,都是外面亂說的”。 而後,記者向在校門口邻近考完試準備回家的學生打聽情況,有個男生對記者說:“我們學校是有個初三女人被強奸了,前幾天到縣醫院生孩子了,聽說強奸她的是個老男人。” 另壹個男生說法是,兼職援那名初三的女人輟學在家,跟社會上的壹些不良青年混在壹起,“當時是她壹個同學把她帶到KTV,把她灌醉了,3個男的輪奸了她。後來還回來上學,壹直坐在方位上,也不出去玩,肚子渐渐大出來,被我們年段長發現她懷孕了。” 記者隨後致電“13歲女人”學校的壹位老師兼職援。他承認,他們學校確實有壹個初三的女學生,被校外的人強奸生下孩子,現在這個女人已經不在校,至於是不是是“被財政局幹部誘奸”,他也不了解,“只是有聽說”。另壹個副校長則向記者泄漏,“13歲女人”是外地人,母親早逝,跟在政和打工的父親日子,家境壹般,“她是屬於不愛學習的那種,經常跟社會上的青年人混在壹起。”這位副校長也泄漏,此事公安機關已介入調查。 對於“已生下孩子”的說法兼職援,記者到政和縣醫院了解情況。據婦產科當班護士介紹,大约壹個月前,有壹個15歲的初中生在政和縣醫院生下壹名男嬰,“說是被強奸的,那個人已經被抓起來了。” 網友向記者的爆料信息還泄漏,強奸“13歲女人”的是政和縣財政局農改基地主任,姓許。3日,記者前往政和縣財政局了解情況,在人員去向牌中,農改基地主任姓許,並附有相片,去向是“請假”。而據政和縣財政局辦公室主任楊健介紹,人員去向牌中許某的身份是農改基地主任,但事實他的編制是財政局信用基地,都屬於財政局的事業單位,是內部混崗,“他大约40多歲吧。” “他跟我們是請事假,請到上個月底,現在也沒來上班,壹直聯系不上他,我們不懂他去哪裏了。”楊健後來說,上個月中旬,許姓幹部是休年假,他當時是自个到辦公室交假條的,“我們也聽說了壹些,但都是聽說,具體的也不清楚。” 記者在財政局辦公室采訪15分鐘後離開,發現人員去向牌中的“農改基地主任許某”相片不見蹤影。這就标明,在記者進辦公室采訪期間,有人將“農改基地主任許某”的相片“緊急”撤下兼職援。 政和縣紀委2013年6月20日援交妹對外公開《政和縣機關效能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關於市效能穿插暗訪組對我縣察訪情況的通報》中,財政局許姓幹部也在其间,存在問題和不良現象是“在玩電遊戲”兼職援。 記者也到政和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援交妹了解情況,大隊長許傑介紹說:“我們確實正在辦理壹起涉嫌強奸的案子,有個事業單位幹部涉嫌強奸幼女,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 據泄漏,案發時,受害人14周歲以下。對於是不是“是被同學帶出去被灌醉,後被實施強奸”,許傑對此表明:“具體細節不方便對外泄漏,嫌疑人正在報請檢察院批捕,案子還在進壹步偵查中。” 據了解,法律上援交妹幼女的界定是14周歲以下,與14周歲的幼女發生性行為,不论是不是自願均構成強奸罪。当前,更多情況在進壹步核實中,本網將繼續關註此事。

我的滑板鞋與援交妹

他拎來壹袋生花生叫援交妹記者吃,然後徑直去了洗手間,隔著半透明的玻璃門,壹邊蹲坐在馬桶上壹邊說,“我要上封面,必須在最前面,拍照也必須把我拍得帥,妳不要跟我耍花招。”他要求穿著身上這件價值100多元,買於夜市的花襯衫為封面拍照。 女服務員正在把舊床單扯下來,壹抖,毛發、皮屑潑潑灑灑散在空氣裏。他起身,沖水,馬桶劇烈抖動。 龐麥郎藏身在這家小旅館裏,躲援交妹。此時距他憑借“神曲”《我的滑板鞋》爆紅網絡已有小半年。這首歌寫的是壹位少年苦尋後買到心愛的滑板鞋的快樂,歌詞離奇,曲調混搭,唱腔帶著濃厚的陜南口音。 他的經紀公司、父母、老朋友,都在找他兼職援。“我火了成了肥肉了,哪個都想來割壹刀”,龐麥郎說。他頻繁換手機號,誰也不見。在上海,跟他接觸最多的是旅館前臺—他不會開熱水,每次都叫前臺幫忙。 龐麥郎本名龐明濤,35歲,陜西漢中人。成名後,他接受視頻兼職援采訪。“主持人壹問,他就說他是臺灣人,是90年的,我們都傻了妳知道嗎?”龐明濤簽約的華數唱片的經紀人李希告訴《人物》,藝人改小年齡很常見,但龐明濤沒和任何人商量,就改小11歲,有陜西口音卻說自己是臺灣人,讓公司騎虎難下,不得不幫他打圓場。 老家熟人頻繁在貼吧發帖,證明他是漢中人。面對媒體質疑,龐明濤撐不住了,改口說自己祖籍臺灣,大陸長大。 此刻,貓在旅館裏的龐麥郎依然對自己的過去諱莫如深,以“這個我現在暫時還不能告訴妳”回答所有問題。直到《人物》記者說起漢中是平原,務農相對輕松,他才猛拍大腿,回憶道,“根本沒有!很累!”他身體瘦弱,夏天酷熱,還得下田割水稻,再把稻穗援交妹壹擔擔挑到曬場。“簡直要我命。”他拍拍自己的肩,“妳看我擔不擔得起嘛?我不是搞種地的。” 剝著花生,他漸漸松弛,說自己其實在陜西漢中寧強縣南沙河長大,此地夾在大巴山和秦嶺之間,是古蜀道的入口,“特別窮”。 龐明濤從小在姑姑家長大,自認“讀書很用力很乖的”,但因家境和成績不好,很早就退學了,也不討人喜歡。聊到家人,他緊皺著眉,把頭埋在膝蓋上,“不說他們,沒好的人。”他成名後,兒時玩伴龐誌斌在貼吧發帖,罵他“想紅想瘋了”。“他小時候就是個拐棒子(脾氣古怪),”龐誌斌回復《人物》記者私信,“他唱的啥玩意?土得壹逼。妳們還采訪他?!!”再不願多談援交妹。 龐明濤說,自己那時“最好最好的朋友”是姑姑家的奶牛。餵牛時他蹲在壹旁看奶牛吃草,壹看壹下午,“吃得特別快,邊吃邊屙,屙起來壹大坨壹大坨的。”聊到奶牛,龐明濤不再繃著,露出少有的天真興奮的神色援交妹,他猛拍了下手,“牛奶真的太好喝了,我該給奶牛也寫首歌的,我之前怎麽沒想到呢!” 他幹不了農活,被人瞧不上。2008年,他決定進城“找前途”。先到寧強縣,他幹不了電工、貼地磚這樣的技術活,搬磚又覺得吃力。很快又去了漢中,他在壹家 KTV落腳,工作是切果盤,每天從下午4點做到淩晨4點。“切最多是西瓜,切成壹條壹條的,有客人線什麽的壞了,叫我們進去修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