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妹對肌肤之亲沒任何興趣

我35歲,和援交妹已有3年時間沒夫妻之事,妻給我的理由:自從有孩子後,她對夫妻之事沒任何興趣,甚至覺得有點恐懼。恰巧,我也是一個對夫妻之事冷淡的人,逐漸,我和妻開始了漫長的無性婚姻。偶爾,我也會有需求,碰妻,她非常抗拒,逐漸,我開始瞞著妻自慰,並將這種方式形成習慣。

援交妹
上個月,我一朋友在酒桌上說漏嘴,暗示我妻和我另一個哥們聯系密切。回想這三年,那哥們確實經常上我家玩,每次,援交妹對那哥們也確實熱情。我越想越覺得妻和我哥們關系不簡單,只是苦於沒有證據,也不好意思當面質問妻。但是,至那以後,我就開始對妻私生活關註。妻這些年壹直有晚飯後跳廣場舞的習慣,我在此期間在附近公園釣魚。以我推斷,妻也只有借跳廣場舞才有可能偷腥。從而,我選擇了跟蹤。
那天,援交妹和往常壹樣,說去跳廣場舞,我說,去吧,我壹會去釣魚。妻走後,我尾隨。臨近廣場,我看到我哥們左顧右盼,和妻有五米遠距離時,哥們開始走動,妻跟著。他們始終保持五六米的距離。再後來,他們拐進了壹個小胡同,走進城中村院子並壹道上了二樓。
兩分鐘後,我敲門,哥們開門後見是我,頓時臉色難看。妻則木在那裏。還是哥們機靈,先開口了:“在廣場碰見妳妻,就帶妳妻來我朋友家閑聊,沒想到我朋友不在家。”謊言終究是謊言,我沒有當面揭穿。那是一個非常簡陋的房子,房間裏除了壹張床,也只剩壹個臉盆和壹個垃圾筒,垃圾桶裏有讓我刺眼的避孕套若幹。
我對哥們說:“既然妳朋友不在,我就和援交妹先回家了,妳留在這裏等妳朋友吧。”和妻行走在回家路上,我開始質問:“妳們在哟起多久了?”妻一開始不承認,我坦白我是一路跟蹤來的,妻見紙包不住火,才承認他們的奸情。
在妻生完孩子後不久,有次我不在家,哥們上我家串門,妻當時正好餵孩子吃奶。從而,哥們起邪心,並明目張膽的挑逗我妻。也是那晚,妻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福。之後,他們為偷情方便,便租了房子。一個禮拜偷會三四次。
我對援交妹說:“既然不愛了,為什麽不向我提離婚?”妻:“我也只是平凡的女人,我也需要最起碼的夫妻之事,但是回想這些年,妳給過我性福嗎?要麽,兩三個禮拜履行壹次共事,而且每次都那麽匆匆。”我:“這就是妳出軌的理由?”妻:“我知道妳哥們只是拿我當玩物,絕不會為我離婚,即便這樣,我還是會不由自主的犯賤想他。且每次基本都是我主動找他,他不過來者不拒。”突然覺得我就像個笑話,突然覺得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竟然如此脆弱。我想離婚,但妻卻死活不同意。我該怎麽辦?
生活就是這樣:缺啥補啥,缺啥稀罕啥。援交妹背叛妳,是因為妳不能按時交公糧;妳妻眷戀婚姻,是因為除此,妳對她很好,且她終究是壹個母親,不願孩子在離異家庭生活。妳妻和妳哥們的偷情,是一場有性無愛的各取所需,這種情感見不得光,內心扭曲,卻讓妳妻貪婪著。
我相信,妳援交妹曾無數次在心中感嘆:假如我丈夫是壹個能給我性福的男人,那該多好,至少就不用偷人了。可惜妳不是。三年來,妳妻其實也心驚膽戰,她恐懼偷情之事被妳發現,也恐懼被妳哥們老婆發現,只是私欲最終占了上風。現狀下,妳妻肯定會為保全婚姻和妳哥們分開。但是,就算他們分開,也治病不治本。要知道妳妻出軌的最根本原因還是妳無法讓她性福。為此,成為有力量的男人,便是妳今後一段時間需要做的功課。建議從鍛煉身體開始,讓自己逐漸強大起來。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