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滑板鞋與援交妹

他拎來壹袋生花生叫援交妹記者吃,然後徑直去了洗手間,隔著半透明的玻璃門,壹邊蹲坐在馬桶上壹邊說,“我要上封面,必須在最前面,拍照也必須把我拍得帥,妳不要跟我耍花招。”他要求穿著身上這件價值100多元,買於夜市的花襯衫為封面拍照。
女服務員正在把舊床單扯下來,壹抖,毛發、皮屑潑潑灑灑散在空氣裏。他起身,沖水,馬桶劇烈抖動。
龐麥郎藏身在這家小旅館裏,躲援交妹。此時距他憑借“神曲”《我的滑板鞋》爆紅網絡已有小半年。這首歌寫的是壹位少年苦尋後買到心愛的滑板鞋的快樂,歌詞離奇,曲調混搭,唱腔帶著濃厚的陜南口音。
他的經紀公司、父母、老朋友,都在找他兼職援。“我火了成了肥肉了,哪個都想來割壹刀”,龐麥郎說。他頻繁換手機號,誰也不見。在上海,跟他接觸最多的是旅館前臺—他不會開熱水,每次都叫前臺幫忙。
龐麥郎本名龐明濤,35歲,陜西漢中人。成名後,他接受視頻兼職援采訪。“主持人壹問,他就說他是臺灣人,是90年的,我們都傻了妳知道嗎?”龐明濤簽約的華數唱片的經紀人李希告訴《人物》,藝人改小年齡很常見,但龐明濤沒和任何人商量,就改小11歲,有陜西口音卻說自己是臺灣人,讓公司騎虎難下,不得不幫他打圓場。
老家熟人頻繁在貼吧發帖,證明他是漢中人。面對媒體質疑,龐明濤撐不住了,改口說自己祖籍臺灣,大陸長大。
此刻,貓在旅館裏的龐麥郎依然對自己的過去諱莫如深,以“這個我現在暫時還不能告訴妳”回答所有問題。直到《人物》記者說起漢中是平原,務農相對輕松,他才猛拍大腿,回憶道,“根本沒有!很累!”他身體瘦弱,夏天酷熱,還得下田割水稻,再把稻穗援交妹壹擔擔挑到曬場。“簡直要我命。”他拍拍自己的肩,“妳看我擔不擔得起嘛?我不是搞種地的。”
剝著花生,他漸漸松弛,說自己其實在陜西漢中寧強縣南沙河長大,此地夾在大巴山和秦嶺之間,是古蜀道的入口,“特別窮”。
龐明濤從小在姑姑家長大,自認“讀書很用力很乖的”,但因家境和成績不好,很早就退學了,也不討人喜歡。聊到家人,他緊皺著眉,把頭埋在膝蓋上,“不說他們,沒好的人。”他成名後,兒時玩伴龐誌斌在貼吧發帖,罵他“想紅想瘋了”。“他小時候就是個拐棒子(脾氣古怪),”龐誌斌回復《人物》記者私信,“他唱的啥玩意?土得壹逼。妳們還采訪他?!!”再不願多談援交妹。
龐明濤說,自己那時“最好最好的朋友”是姑姑家的奶牛。餵牛時他蹲在壹旁看奶牛吃草,壹看壹下午,“吃得特別快,邊吃邊屙,屙起來壹大坨壹大坨的。”聊到奶牛,龐明濤不再繃著,露出少有的天真興奮的神色援交妹,他猛拍了下手,“牛奶真的太好喝了,我該給奶牛也寫首歌的,我之前怎麽沒想到呢!”
他幹不了農活,被人瞧不上。2008年,他決定進城“找前途”。先到寧強縣,他幹不了電工、貼地磚這樣的技術活,搬磚又覺得吃力。很快又去了漢中,他在壹家 KTV落腳,工作是切果盤,每天從下午4點做到淩晨4點。“切最多是西瓜,切成壹條壹條的,有客人線什麽的壞了,叫我們進去修壹下。”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