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雇的台北援交妹

我不幸的生活是從援交妹開始的。那是結婚第三年,牛俊開了壹個廣告公司,規模很小,公司開業三個月不見起色,維持生存就已經異常艱難。我為了幫牛俊在公司申請了停薪留職,壹門心思撲在了牛俊的公司上。我們白手起家,最窮的時候公司賬戶只剩下了500塊錢,眼看著公司要倒閉,我們拿下了第壹個單子。之後公司又經歷了起起伏伏,現在有了30個人,也有了固定的客戶,壹切不上正軌。

第壹次和牛俊有大的分歧是在談壹筆單子時,牛俊為了拿下單子,帶客戶去了夜總會玩,玩到半夜,給他們開了房,找了台北援交妹。這筆單子就成了。我不贊同這樣的方式,太違背我的原則。因此和牛俊大吵壹架。牛俊把我趕出了他的公司,我只有回到了原單位上班。

我走後沒多久,他就招了壹個援交妹,叫李桃,牛俊專讓她陪客戶睡覺。我怕牛俊的做法會害了李桃的壹生,專門去勸過她,但是她不領情。讓我吃驚的是,沒多久牛俊就和我提出離婚,要和她在壹起。

我不相信這種狗血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牛俊派李桃去和客戶睡,睡了這個睡了那個,最後派她和自己睡,睡完了就不要我了。我忍受不了這樣的屈辱離婚了。離婚後牛俊變得很可憐。他和客戶睡過的女人在壹起了,這樣就得罪了客戶。他不得不壹壹打電話過去道歉,卑微地被人罵。而這壹切,是為了壹個被很多人睡過的台北援交妹。

我和魏敏說,發生了這樣屈辱的事,我壹輩子都擡不起頭來。魏敏安慰我說,低著頭也可以生活,習慣低著頭的人,總是能撿到寶貝的。魏敏的安慰讓我聽了很受用。我決定好好地活,活出點顏色給援交妹看。

離開牛俊後我拼命的工作,很快我的事業就有了起色。但是壹想起自己輸給了壹個”援交妹”,心裏就覺得很過不去。於是,我去夜店裏找了壹個兼職援,讓他去誘惑李桃,我要讓牛俊戴上壹定綠帽子。兼职援拿到錢後,果然把事情辦成功了。牛俊的客戶聽說李桃又被夜店的男人睡了,覺得牛俊很不夠誠意,拿這種濫情的女人陪他們睡覺,於是斷了和牛俊的生意。現在的牛俊,公司倒閉,已經壹無所有了。而我,也已經找到自己新的愛情。我聽了牛俊的遭遇,只想偷著笑。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